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 大学生一天真实的生活

今天刷知乎,看到这样一个问题。

可能这个主题想知道为什么有些人不喜欢关闭学校。受试者觉得一直待在宿舍里非常轻松,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可以在宿舍区度过余生。

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 大学生一天真实的生活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突然想到柏拉图的“穴居人”故事。

据说有些人从小就被绑在山洞里,脖子和头都被锁住,不能回头只能面对洞壁。洞外有火,万物被火照亮,东西投射在墙上形成阴影,于是他们觉得这些阴影就是整个世界:

然而有一天,一个穴居人挣脱了这些枷锁,看到了外面的真实世界。我比在黑暗的山洞里获得了更多的快乐。

当洞外的人回到洞里时,他试图说服其他洞人和他一起离开,但这些习惯在洞里生活的洞人认为他是个傻瓜,甚至想抓住他,杀了他。

穴居人是一个隐喻,继承了柏拉图的二元哲学。他认为一切事物都有一种哲学的理性形式,我们看到的只是那种哲学形式的投影。

但我觉得某种程度上也适用于这个问题。

学校停课显然是防止疫情在校园传播的权宜之计,没有办法做到,却被题主认为是非常宽松的制度,甚至还为之辩护,实在令人尴尬。

算算时间,2019年9月入学的大学生,现在都大四了,疫情是2020年初开始的。

换句话说,在现在的本科生中,只有那些大四的学生,才经历了只有一个学期的无疫大学生活。

甚至有人在微博上真诚地问道:

我已经毕业七年了,不知道现在的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

但是我可以简单分享一下我以前的大学生活。

1、社团活动

不知道有没有社团招收新生,但是各种社团活动是我认为最有意思的地方之一。

说几个印象深刻的。

学校里有个社团叫“云初秀”,主要出去徒步。周末会带着帐篷和睡袋,带大家去江浙沪附近的徒步线路。

春天我们去新安江。那里的古村落都是古色古香的徽派建筑,村子周围,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花。走过油菜花中间,满眼金黄,全是春色。

夏天我们去“京空里”,那里有一条小溪从山顶流下来,于是我们穿着凉鞋沿着小溪从山脚一路往上爬,河水从脚底流过,冰冷凉爽。到了山顶,可以来一场水仗,乐在其中。

秋天去大明山,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阳光普照,美不胜收。

关键是因为这是学生社团活动,社团是不盈利的。另外我们在老家吃饭,住睡袋帐篷,所以费用很低。往往包括来回车费,一个周末的旅行不到200元,是我这种穷学生能负担的起的旅行。

旅伴都是一个学校的,可以在一起聊聊天,经常能交到很多同行的朋友。甚至还有人在去之前并不熟悉,回来的路上已经牵起了他们的小手成为恋人。

是人们非常怀念的大学生活。

除了这个旅行社群,我还加入了一个叫致远社的社团,就是做各种公益活动。

比如放学后,我会去上海郊区的打工子弟学校做代课老师教外语,或者周末去上海的植物园、博物馆做志愿讲解员。

大一暑假,我去云南省景洪市普文镇中心小学当了一个多月的支教老师。

教书当然辛苦。

根本没有热水澡。那个月只洗了一次热水澡,只能用冷水随便冲。

行李不够,但是一直在下雨,挂在外面的袜子一直没干。

我们生活的地方实际上是教室。他们以前的教室有几张床,是我们的宿舍。晚上蚊子很多。

厕所里全是蠕动的蛆。我当时拍了张照片,就不放上去恶心你了。

当时我身上没带多少钱。来的时候还有钱买卧铺,回去就只能买硬座了。坐了50个小时的硬座,回到南京,很苦,很累。

即便如此,每天看到学生们的热情,我还是觉得精神抖擞。

这些是我当时的学生:

其实这里的硬件条件也没那么差,甚至还有多媒体教室,里面的投影仪幕布是全触屏的,很高级。但是当地老师不会用这个,所以就荒废了。

所以当时除了教学生,更重要的是教当地老师如何在课堂上使用多媒体工具。

课后,我们分组参观学生的家。其实当地不仅有穷学生,也有家里承包茶山条件好的学生。

父母说:“你看到的那座山是我们家承包的。我的一切都是这片土地给我的。不知道读书能给我们的孩子带来什么。”我不太想让我的孩子继续学业。

我虽然心虚,但还是说服了他们,九年义务教育是法律规定的,孩子愿意读书,应该尊重他们的意愿。

因为俱乐部资金短缺,我们又没钱,每天都要去市场买菜,自己做饭。有一天我们雇了饺子来改进食物,所以我们拍了一张合影留念:

等等,等等,等等

反正这几天虽然挺苦的,但回想起来,每一分钟都很开心,很充实。

除了课外活动,我还参加了学校的一些戏剧社和音乐社。那时候,没有钱去外面买音乐会、LIVEHOUSE或戏剧的门票,但这些社团会举行许多演出。

因为闭门造车,是真正的tm朋克,远比外面的livehouse好玩,而且钥匙是免费的。

可能我受的影响很大,也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认真。反正有一年学院举办话剧比赛,我自己写剧本拉同学来演,还拿了最佳导演和最佳演员。

看似不情愿,其实挺开心的。

吃喝玩乐

我们学校的宿舍在校门外,在宿舍楼下吃饭的距离和学校食堂差不多。

宿舍楼下美食街的菜场明显比我们大学食堂好吃多了,所以我在学校食堂只吃了400块。

为了节省时间,我一般买个饭团吃。饭团里加入鸡蛋、火腿、肉松,一顿饭4.5元就能做好,5分钟就能吃完,不耽误我参加其他学习或娱乐活动。

月底没钱的时候,我们这些为生活费着急的人,会去学校门口的“川味”。他们家麻婆豆腐8元一桶,大米4元一桶。然后我们四个点了一大桶麻婆豆腐拌饭,特别好吃,人均3块钱。

当我第一次拿到做家教的钱或奖学金时,我感到很自信。我一般都会去川菜点几个菜感谢月底的缓解。其中,我最喜欢“椒盐条”。

或者干脆去地中海,吃一顿正经的花式烧烤,一边上学一边犒劳自己工作。

当然,出门不仅仅是吃饭,还有很多娱乐活动。

那时候双十一还是光棍节。几个单身朋友约好了一起看《泰坦尼克号》的3D回放。看完电影,电影院旁边有个很便宜的KTV通宵唱歌的活动,于是一群单身又去通宵唱歌了。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通宵唱歌回来。已经是凌晨了。结果发现宿舍楼下坐着一个长发白裤的女生。我们吓得当时就往宿舍跑,甚至都不担心寄宿宿舍的责骂。

后来听说有个女生失恋了,怕在宿舍哭会影响到舍友,就穿着睡衣下楼默默的哭了。正好被我们看到了,还挺有戏剧性的。…

同时松江也有很多别墅区,因为离市区比较远。那些买别墅的富家兄弟姐妹,喜欢把自己的别墅委托给机构做聚会大厅用。有时我们会租一栋别墅,开一个通宵派对。

很奢侈,但实际上工作日也就2000一晚。30人一分,每人60元,还包括一个小烧烤。

我更喜欢自己看剧。虽然大部分时候看学校里的东西就够了,但有时候也会省吃俭用,去城里看一些剧。

总的来说,社会上的商业剧比较好理解,但是上一部剧朋友安排的剧太前卫了。一般只能看自己的情绪。看完他们只觉得情绪澎湃,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反正那时候你想去哪就去哪,课后的时间都是自由的。

3.去其他学校

那时候我们学校食堂虽然名声不好,但是隔壁东华大学的食堂和同济大学一样有名。食堂不仅有麻辣香锅,有时候甚至还有小龙虾,所以我们都愿意去东华食堂吃。有个哥们甚至在东华吃了三年饭,东华食堂阿姨还以为他是东华的学生。

松江七校各有风韵。

我们学校有各种各样不同形状的建筑。

我们开玩笑说,我们的图书馆就像白宫,这个屋顶可以爬上去,可以俯瞰整个学校。

俄罗斯科学院有一个美丽的金色圆顶:

日本学院旁边种着竹子,英国学院是维多利亚式建筑,等等。

东华大学有一个又大又漂亮的湖。有些人会来趣味跑,有些情侣会在这里手拉手散步。

科技含量很高的草坪是绿色的,柔软的,漂亮的。春天去看的话,那种绿色的感觉会融化人。

立信会计学院有一座大钟楼。从后面往上爬,可以看到钟楼的指针在滴答作响。

复旦远景拥有松江大学城最高的建筑,整个学校金碧辉煌,充满先进气息。

上海外贸有个大拱门,人们可以爬上去拍照。非常漂亮。

当然,我最喜欢的是华东政法大学。我甚至拍毕业照不是在我们学校,而是在华政…(可惜毕业照找不到)。

当时跑遍了其他学校,甚至还写了一篇关于松江大学城十景的博客,可惜现在找不到了。

除了观光和吃饭,我还可以去其他学校。我比较满意在别的学校上课程,然后在别的学校上课。

喜欢理工科的可以去同济和他们一起上流体力学。

如果你喜欢新闻,可以去复旦新闻,接受上海最顶尖的新闻教育。

当然更多的人选择了复旦/财大的金融选修课。

也许是因为种种原因,你没有选择自己满意的大学专业,但你可以再次尝试,在第二专业和上海最好的学生一起学习。

还是很开心的。

4.别人的大学

除了我之外,我也请了一些朋友来写我大学时代难忘的事。

一位编辑是我们公司的隐性运动员,最怀念大学时球队踢球的经历:

也许没人知道像哲学、历史这样的文科院校组队踢球有多难。

第一年,我踢了全校的足球赛。我们学院拼凑了八个人,请其他学院的哥们来踢球。结果我被罚款了。严格来说,不算罚款。只是扣你的报名费而已。否则赛后退还报名费——60元。

第二年,在大家的支持下——其实只有5-6个人——我当上了队长,但问题来了。首先,我想去学院要注册费。管理员名声不好,但我每次申请,他都给的很爽快,以至于我在校园里回顾过去的时候,都会给他不一样的评价。第二个问题是我们从来没有赢过一场比赛,最多丢四个球。

这一次小组赛面对的是去年的卫冕冠军,当时嚣张跋扈,马庄军力强大。他们的腿粗,胳膊粗。他们首发替补阵容强大,小技巧比我们文科生差很多。更重要的是,他们有女孩要加油。

这时,我们团队的意见出现了分歧。几个老队员坚持自己技术好,想打后卫。他们请来的哥们在前场打球。这不符合我们地方势力的意见。我们想用新球员,不敢用老球员打后场,因为他们不是在防守,而是在展示技术。特别容易让对手断球,然后对手直接射门。这太容易丢球了。

争执之下,作为队长的我生气了,说老队员的话不能听。于是他们罢工了,甚至罢工了。只剩下几个新手——大一大二的,无法清除差距。有意思的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势均力敌,还要争一口气,逼平物理所,4比4。其实裁判的哨子是偏向他们的。

比赛中我连续过了四五个人,然后我带球向前准备一个亚历山大帕托式的准单刀。可惜对手在我身后铲我,我膝盖骨折,血流不止。裁判只给了对方一张黄牌。这一幕,这一局,也是我大学期间的双亮点时刻。代价是膝伤需要一个月才能恢复。

后来学院里愿意踢足球的男生少之又少,没有协会要求我们参加。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听说以前踢足球的男生很吃香,还能弄个鸡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另一位编辑的大学时代充满了丰富的娱乐活动:

我们学校属于传媒学院,一年四季都有没完没了的演艺比赛,不同主题的晚会,内部报道。

一年到头,几乎没有间断过。

其中,印象最深的是两次大型校级比赛,因为分别在春季和冬季举行,所以分别命名为“春季”和“冬季”。前者是校园歌手大赛,后者更像是喜剧大赛,旨在让人发笑。

我看过很多歌手比赛的海选。现场是临时搭建的小型露天舞台,路过的学生可以上前观看。报名的同学自带伴奏上台演唱。如果他们能在唱完后站在舞台上,他们就通过了第一关。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我们学校的一个传统习惯——只要人站在台上,不管是小礼堂还是报告厅,不管对方是学生、老师,还是外宾、明星,都要接受观众的免费“试听”。

说话不好听的客人会被嘘;如果主持人表现不好,就会被装进麻袋扔进纸飞机。就我那些年听的讲座而言,从蔡康永到陈丹青,无一幸免。

在试听现场,这个功能贯穿始终。

当年有同学报名参加,前奏一播,紧张得从地平线上跑开,马上被人和麦子抱走。我也见过一个拿着灭火器直接上台抓人。

我第一次看到这一幕(台下)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演得这么刺激可以吗?”时间久了,我也会慢慢接受。同学们也把这当成专业能力和心理素质的双重考验,因为起哄是观众的态度。

这样,最后,就有了热闹的总决赛。台下的观众是学生,台上的主持人和表演者是学生,幕后的导演、灯光、摄影、招商都是学生。大家会一起唱歌,一起笑,一起调侃。

除了这种大型比赛,平时也有很多小活动。尤其是临近期末,很多表演、戏剧专业的学生都需要为期末表演做准备。演出场地一般是报告厅一楼的黑匣子剧场,空间有限,先到先得。

因为是现场表演,所以内容和主题都很开放,经常可以看到先锋的表演形式和大胆的表达。虽然看戏的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但是坐在学校黑箱里的感觉真的很难再造。

经常制作漫画内容的编辑是美术专业的,所以大学对素描很有经验。她是这样说的:

作为一个美术专业的学生,我们经常出去写生。大一的时候,几个专业的同学经常带着各种工具去公园、植物园等地写生,经常遇到在公园溜达的阿姨、奶奶在后面评论我们的画。

几次之后,大家都学会了钓鱼,是的,字面意思。我们在桥下写生。大家用手机拍下合适的场景后,默契地准备放飞自己。他们打算回去后,会在照片前补上作业,然后把工具放在一边,直接跳进河里钓鱼。

虽然好像因为天气冷没碰什么吃的,但是一群同学都笑了,也没觉得有什么遗憾。

上大学的时候,她还和同学一起办了一个社团:

军训的时候,老师来问有没有人对汉服感兴趣,想加入社团。我和我的好朋友主动举手。我以为是社团的招募,没想到是社团成立的开始。

老师把有兴趣的我们叫到一起,一摆手说,既然你们有兴趣,那我们就来设置吧。于是“忽悠”我们的老师成了我们社团建立的指导老师;我们一群人,成了社区老人。

那时候我们大一新生对社团和汉服知之甚少,既兴奋又不安。好在在指导老师的介绍下,跟学过汉服的老师学了很多。

虽然我们只是大一新生,虽然我们可能对汉服不是很了解,虽然我们会成立社团只是出于兴趣,但这并没有影响我们去做。我们成为全校唯一一个由大一新生创办的社团。

就像教我们汉服的老师说的,无知和无知都是暂时的,没关系,也没必要胆怯。这本身就是一个过程,只要你有兴趣,任何事情都可以实现。

于是,一群朋友慢慢的兴趣相投走到了一起,渐渐的知道了大家在一起喜欢什么。不需要太多意义,只是为了喜欢。

我也看到很多网友谈论自己的大学生活。

有些人最怀念学校食堂,多年后还能说出一长串名字,仿佛把味道刻进了灵魂。

有些人怀念大学时加入驴友团的日子。

几乎每个周末和假期都在外面度过。我经历过爬山,露营,旅行,总是累并快乐着。

还有人和校外自行车队一起训练和参加比赛。大胆一点,跟着陌生人,花三天两夜徒步到南京,这对于现在的学生来说,可能是不可想象的经历。

和同学一起去偏远的郊区教书也很有意思。虽然现在回想起来,孩子们总是调皮捣蛋,吵吵闹闹,但当时的感觉还是难以忘怀。

那时,他们可以随时去听他们喜欢的音乐会。

我敢不在乎的走一趟。

他们听到了盛大的激动和欢呼,见证了支持队夺冠,备受瞩目。

电影和音乐剧是随时可以享受的休闲,仿佛广阔的世界就呈现在你的指尖。

周末往往是宿舍常见的假期。大家都去网吧打游戏或者唱KTV放松一下。

放假的话可以去更远的城市玩。

大学带给他们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经验。

在没有课的那些日子里,他们充实着自己的生活,每个周末都充实起来。

不仅可以随时去别的城市玩,去冒险,还可以去隔壁大学上课,蹭食堂。

很多人在这段旅程中解锁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和朋友独自旅行,第一次像青春电影的主角一样生活。

虽然每个人的经历不同,感受也不同,但是到了大学,背景颜色活泼招摇,透露着自由和随意。

5,

对于很多人来说,上大学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大一新生往往兴致勃勃地规划自己的未来,列出大学学习后必做的一、二、三、四件事:参加社团活动、去听音乐会、去旅游、去图书馆。……

可惜现在,他们不得不再次满足他们的计划。

当然,很多事情不是只有在大学才能做到的,但是如果错过了那个时间段,带来的体验一定是完全不同的。

趁着周末和舍友去穷游,和下班后用年假去旅游,不一样;有一大群同学的毕业晚会,也和公司组织的团建不一样;和社团一起准备讲座甚至和后来做其他活动都不一样。

20岁想做的事,等到30岁,可能更容易,但也不会更满足更快乐。

身边很多人都有一种感觉,大家的生活似乎越来越好了,不用再为了一张戏票,一场演唱会,一次旅行而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但似乎我们更难获得那种纯粹的漫无目的的快乐。

或许是因为离开校园后无论做什么,都在小心翼翼地计算利弊,权衡利弊,注重效率和有用性。

只有在大学里,我们才能做那么多无用却快乐的事情,做事情仅仅是因为我们想做。

生活让我们努力,也让我们实现。只有在半夜梦回的时候,我们才会回想起那些多姿多彩的日子,想起我们曾经有过不会实现的梦想和不随波逐流的心。

-结束-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