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 原文

我已经两年多没见过我父亲了。我最忘不了的是他的背影。

那年冬天,我奶奶去世了,我爸爸也被解除了工作。这是一个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和爸爸一起回家。去徐州看父亲,看到院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想到了奶奶。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父亲说:“是这样,别难过,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回家卖质押的时候,父亲也亏了空;又借钱办丧事了。这几天家里的情况很惨,一半是为了丧事,一半是为了父亲的闲暇。葬礼结束后,父亲要去南京工作,我要回北京读书,我们一起去。

到了南京,一个朋友约好去观光,住了一天。第二天早上要过河到浦口,下午上车北上。因为父亲比较忙,已经决定不送了,找了酒店里一个熟悉的服务员陪着。他反复叮嘱服务员,非常小心。但他最后还是担心服务员不合适;我犹豫了一会儿。其实那年我二十岁,已经往返北京两三次了,所以无所谓。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决定亲自带我去。我再三劝他不要去;他只是说:“不要紧,他们走不好!”

我们过了河,进了车站。我买了票,他忙着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所以你得给搬运工小费才能去。他又忙着和他们讨价还价了。我当时真的很聪明,一直觉得他说话不好听要打断自己,但他最后还是把价格谈妥了;陪我走到车那里。他为我选了一把靠近门的椅子;我用他为我做的紫色外套铺好了座位。他告诉我路上要小心,晚上要警惕,不要感冒。并让服务员好好照顾我。我在心里嘲笑他的迂腐;他们只知道钱,他们不过是自讨苦吃!我这个年纪的人不能照顾好自己吗?现在想来,我真是太聪明了。

我说:“爸爸,你去吧。”他向车外看了看,说道:“我去买些橘子。”你呆在这里,不要到处走。“我想那边的平台上有一些小贩在栅栏外等着顾客。要去那边的站台,你得穿过铁路,跳下来,再爬上去。父亲是个胖子,走过去自然比较麻烦。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我只好让他去了。只见他戴着黑色的小帽子,穿着黑色的大夹克和深蓝色的棉袍,一瘸一拐地走到铁路边,慢慢俯下身子,不难。但是他过铁路的时候要爬那边的站台就不容易了。他用双手爬上去,双脚又缩了起来;他肥胖的身体微微向左倾斜,显示出努力工作的迹象。然后我看到了他的背影,我的眼泪很快就流了下来。我赶紧擦干眼泪。我怕他看到,也怕别人看到。当我再往外看时,他已经抱着那只鲜红色的橙子走了回来。过铁路的时候,他先把橘子撒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来,然后捡起来就走了。当我到达这里时,我急忙去帮助他。我和他走到车前,把橘子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我扑到衣服上的污垢,觉得很轻松。过了一会儿,他说:“我走了。写在那里!”“我看着他出去了。他走了几步,回头看见我说:“进去吧,里面没人。”当他的背影混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我再也找不到了,就进来坐下,眼泪又来了。

这几年我和父亲东奔西跑,家里情况越来越差。他十几岁就出去谋生,自食其力,做了很多大事。真不知道原来的环境这么压抑!他难过得控制不住自己。如果中间抑郁了,自然要发出来;家庭琐事经常触动他的愤怒。他对我不一样了。但是最近两年没见,他终于忘记了我的过错,只想着我和他儿子。我来到北方后,他给我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我身体很好,只是胳膊疼得厉害。提笔提笔都不方便,所以我出发的时间也不远了。”我读到这里,在晶莹的泪光中,我看到了那个胖胖的,蓝色棉袍,黑色马褂的背影。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

背影 原文

单词注释

Chāi大使:旧官场称之为临时任命,后来一般称之为职务或官职。

丧:在外面听到亲人去世的消息。

凌乱(jí):一种凌乱不整洁的样子。又名“狼”。

质押:典当、抵押。

情况:情况。

闲散:无职业,居家过日子。

留下:留下。

茶馆:原名为在旅馆、茶馆、轮船、火车、戏院等地供应茶水等杂务的人。

合适:合适,非常合适。

Chóu chú:犹豫。

波特:原名波特。

夹克:旧时男人穿在长袍外面的双排扣短夹克。

Pán shān:慢慢走,摇摇晃晃。也叫“缠绕”。

朱(zhü):筷子。

死亡时期:死亡之日。

背面是现代作家朱自清1925年写的一篇回忆散文。这篇文章讲述了作者离开南京去北京大学的故事,他的父亲把他送到浦口火车站去照顾他并给他买橘子。给笔者印象最深的是父亲给他买橘子时爬上爬下站台的背影。作者用简单的文字,深刻、细腻、真挚地表达了父亲对子女的爱,从平凡的事件中展现了父亲的关怀和爱。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