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头县实验中学 洞头县城在哪里

来源:【浙江教育报】

温州洞头实验中学教师张:

一个海岛女教师的人生旅程

洞头县实验中学 洞头县城在哪里张和学生们在一起。

□本报记者童宇文徐天一

望着人群,一时半会儿可能找不到张。

整齐的马尾辫梳得高高的,银丝框的眼镜下她的眼睛总是充满笑意,瘦小的身材让她更容易“潜伏”在学生中。但仔细看看,张有一种作为老师的独特气质:干练、睿智、严厉。

2022年,教育部公布了全国农村优秀青年教师培养奖励计划候选人名单,张名列其中。

从出生、学习、工作到成家,她的人生轨迹一直围绕着这座岛。如果说“走出去”是大多数岛民的人生话题,那么张却反其道而行之——选择了留下来。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我这辈子离不开海,习惯了海藻的味道”。

逆风翻转

从温州市区到洞头有两个小时的车程。以前,这段路程只能靠渔船摆渡;如今,一座跨海大堤缩短了海岛与内陆的交通距离。退潮时,白色的沙滩露出来,与远处的地平线相连,甚至给人一种从未出过海的错觉。

紫菜养殖是当地渔民最简单的谋生手段。大大小小的港湾搭起了网,支撑着渔民的生活。紫菜是连接张求学经历的一条重要线索。

“小时候家里穷,学费是我在家里卖了海苔才交的。”海边的渔民基本上依靠天气获取食物。如果发生台风,辛苦培育的紫菜将会丢失。自从目睹了生活的艰难,张就暗暗下定决心:“我们一定要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

2009年,从浙江海洋大学毕业后,张成为了一名数学老师,她的第一站是洞头的芦溪岛。一个垫子和一个手提箱是她的全部家当。就这样,张开始了她在岛上的教书生涯。

芦溪岛位于东海深海区。你是否能去那个岛取决于天气。有一年,由于工作劳累,张得了肺炎。她让医生开够一周的药,打算一边打针一边回岛上工作。但当她来到码头时,她被告知,由于天气原因,该船停止服务。“你必须回去,不然没人上课。”张和几个同事没有多想就租了一条渔船回到了岛上。渔船进入深海,海面掀起巨浪,甲板上拍下大浪。张回忆说,那是她“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2011年,随着学生的不断减少和学校的撤销,张被转移到大门岛。2014年,她被调到洞头实验中学。五年前,她父亲病重,有生命危险。生、病、家的重要话题,被摆在了张的面前。“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为了咽下食物,父亲用筷子戳它。”面对突如其来的压力,张忍不住在班会上当着同学们的面哭了。“老师正处于人生中最困难的时候,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住。”

从那以后,张发现班里那些原本调皮捣蛋的学生突然长大了。“为了让我安心,他们把班务安排得有条不紊,在学习上也变得自觉了。”那一刻,张从学生身上获得了能量。“教师这个职业更多的是心与心的连接,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播种

许多年过去了,张仍然记得她的班主任和数学老师曾第一次来她家的情景。在石头房子里,光线会从周围的裂缝中透进来。”从洞头岛到泥屿岛,他骑了40多分钟的摩托车.”在张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老师以这种方式走进过她的家,也许是因为委屈或者自卑。那一天,“我一直在哭。”

虽然她话不多,但这次家访带来的冲击和触动,彻底影响了张的人生轨迹,以至于她高考时唯一的愿望就是“当一名像那样的老师,当一名数学老师”。对张来说,曾是在她心里播下种子的人。现在这颗种子已经发芽长成了一棵大树,她也成为了一个播种者。

有一次,得到了张母亲的帮助。父亲的去世导致该学生的情绪状态非常糟糕。尽管当时疫情严重,张还是决定对进行一次家访。“家里能砸的都砸了。”张眼前的景象让觉得心疼。“学生瘦瘦的,整个人都有点疯了。”张悄悄把学生拉进厨房,不停地搓着手。“我跟他说了我父亲的病,我当时的感受,还有我的心路历程。慢慢地,我能感觉到他的眼神变得柔和。”

在随后的日子里,张夏颜辉时不时地催促这位学生洗澡、理发,时不时地买些零食来“笼络”一下。发现他喜欢数学,就经常用一些难题“挑战”他。渐渐地,原本封闭冰冷的心融化了…最近,张从其他同学那里了解到,这个学生现在是高中的风云人物。他也同意张的意见,他一定要考上大学。

学校的大部分学生来自周围的村庄和岛屿。他们的父母是渔民,农民工,打工者。生活的压力让这些父母很少有时间陪孩子。一些学生在工作日经常因为父母在外打工而饱餐一顿。张发现后,与他们约定每次独立做饭后都要拍照作为证据。

这几年,颜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责任很重:“留守儿童其实需要有人在身边帮助,老师的作用很重要。”她对学生的观察和感同身受,是童年相似经历烙下的底色。“我从小就很苦,我想告诉他们,努力真的可以改变命运。”

做好一件事。

“这是今天的微作业单。同学们要拿空去做。”在张的班上,这样的微型考试几乎每天都有。“有些成绩不好的同学也能考满分,会让他们很有成就感。”

定一个小目标,坚持下去,日积月累让学生获得进步。这就是张激发学习动机的策略。“在我们那里,不是每个人都能考上大学,但是坚持的好坏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黄,706班的学生,是张的忠实粉丝。“每次想放弃的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我是老师,她会怎么做?”他只热情了三分钟,就因为“偶像”的力量而变得有耐心。最近,他偷偷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除了数学,提一提其他科目的成绩”,因为这就是张所说的“坚持做好一件事”。

事实上,坚持做好一件事,不仅是张对学生的期望,也是她自己的人生信条。张回忆,在外岛支教的那些年,她只做了一件事,“我爱班里的学生。”因为交通有限,不方便与外界交流,所以当地学校的老师成了她吸收养分的土壤。有的老师“凶多吉少”,有的老师自带光环,有的老师课堂逻辑感很强…不管上什么课,张夏·闫希会都会去听,而且她会吸取每个老师的优点。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比如温州骨干教师、温州支教新秀、浙江支教新秀、浙江教师培养对象、农村优秀青年教师等…近年来,各种奖项和荣誉向她涌来,终于看到了这匹蛰伏的“黑马”。

36岁的张,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海岛老师,到如今的“小有名气”,纠结过很多每个女人一生都需要面对的命题——事业、家庭、生育、疾病。她顽强地走过了每一个命题,走过了千帆,获得了光明的未来。

本文来自【浙江教育报】,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和传播服务。

ID:jrtt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