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团活动计划书

滕杰回国初碰壁

社团活动计划书

面对中国即将被侵蚀的四分五裂的面,以何、为代表的黄埔军人再也坐不住了。

滕杰,1905年1月5日生于江苏滨海县,祖籍盛骏,原名兰生。滕杰先进入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后进入黄埔军校第四步兵系。到达日本后,滕杰进入明治大学经济系。

日本带给滕杰和其他黄埔毕业生的不仅仅是知识的提升,还有许多新奇的想法。很多在日本留学的黄埔人都深感,在整顿一个四分五裂的国家时,法家比儒家更有效。与此同时,更多的黄埔人意识到,一个人想要多少自由,就必须放弃多少。如果一个人想为更多的人寻求自由,那么他就不得不交出自己所有的自由,甚至是子孙后代的自由。只有这样,他才能获得更多人的自由。正是这种认识促成了李星学会的成立,并对李星学会成立后的纲领和宗旨的制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31年,在金融风暴尘埃落定之前,日本爆发了阪神大地震。阪神大地震的爆发,加剧了日本政府的恐慌,加快了日本侵华的步伐。

1931年,暑气未消,滕杰、肖赞郁(湖南人,黄埔军校毕业生,复兴社元老)、陈奇瑜(江苏如皋人,政府留日公务员,滕杰未婚妻陈其坤之弟)受黄埔东京同学会委托回国。

7月底,滕杰等人在上海登陆。上岸后,三人兵分两路。肖赞郁先回湖南老家探亲,而陈奇瑜和滕杰则去如皋看望滕杰的未婚妻陈其坤。

三天后,陈奇瑜和滕杰带着陈其坤去了南京。

如皋到南京,滕杰和陈其坤的南京之行并不甜蜜,更谈不上浪漫。1929年春夏之交的一场洪水,淹没了淮河和长江流域7个省的205个县。漂浮的尸体,被淹的庄稼,昔日美丽的江南水乡,变成了家家有丧事,家家有萧的人间地狱。从如皋到南京的路上,滕杰看不到江南往日应有的美景,却看到了成千上万的寡妇、老人、孤儿、荒芜的田野和随处可见的哭声。

终于,南京到了。

然而,曾经繁华的南京早已变了模样。街上到处都是流离失所的难民,商店因为害怕饥饿的人们抢劫而关门。街道上充满了混乱、饥饿和焦虑。

滕杰和陈其坤来到南京后,并不顺利。滕杰回归中国并没有引起南京政府的注意。在这个湿热的夏天,滕杰和陈其坤住在南京一家不知名的酒店里。只有陈奇瑜一步步回到了南京政府做他的公务员,而滕杰却找不到出路,萧赞郁也没有消息。滕杰和陈启坤两个人,在酒店里面面相觑,绝望得无话可说。

当滕杰和陈其坤孤独蛰伏的时候,南京政府也在空之前经历着一场动荡。

中原大战后的1930年秋,蒋介石频繁要求召开国民会议,制定合同法。他打算“制定一部合同法”…把国家权力还给全民族”;并提出“这两年来,党和国家的原因很多,叛逃的也很多,都是因为缺少一部合同法”;“数十万士兵的鲜血,无数人在战场上的牺牲…从这些错误中吸取教训,从中吸取教训……”

虽然蒋介石的语气很高调,理由也很宏大,但国民政府立法院只用了“等常委会讨论决定后再缔约”,粉碎了蒋介石的缔约梦。

于是,蒋介石一怒之下,软禁了反对他的元老胡。然而,软禁胡能解决根本问题吗?相反,蒋介石的这一举动不仅没有解决问题,反而促使更多的反蒋势力浮出水面。时任总参谋长的李和时任军事参议院议长的李宗仁在广州批评蒋介石,命令他下台。行政院十一位主官中,也有四位主官强烈反对蒋介石。

自1931年9月以来,中国从未平静过。“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兵进入东北三省,大好河山成为敌人占领的领土。

鉴于这种情况,滕杰感叹道:“中国对即将到来的日本大规模侵华战争几乎毫无准备。不仅腐败落后,而且支离破碎;尤其是民众士气的低落,已经到了对当前局势的救援完全失去信心的地步。”他看到了问题,但他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和中国的命运吗?

筹备力行社

无奈之下,受到冷遇的滕杰只好秘密联系在宁的黄埔同学,并于1931年8月拟就了一份意见书,即成立李星学会的方案。这一计划的主要思想是:“在极端保密的原则下,以黄埔毕业生为骨干,宣传蒋介石为‘领袖’,‘对内平息灾难,对外抵抗侵略’,‘建立统一意志、严格纪律、责任明确、行动迅速的坚强组织’。”

宣传蒋介石为“领袖”,“对内抗灾,对外抵抗侵略”,“建立统一意志,严格纪律,责任明确,行动迅速的坚强组织”。\”

方案起草后,滕杰找到了当时任组织委员会书记的黄埔一期毕业生曾扩情。

曾扩情也是复兴社的骨干之一。1894年生于四川威远,后赴北京朝阳大学求学。1曾扩情也是复兴社的骨干之一。1894年生于四川威远,后赴北京朝阳大学求学。1921年,在曹、、董越的介绍下加入。1924年,代表、员李大钊赞助黄埔军校入学考试,进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习,同年9月参加北伐,为孙中山做警卫,10月底回到广州。毕业后留校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要成员。1926年1月,曾扩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秘书,黄埔同学会筹备委员、秘书兼总务,军事部秘书。

1927年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的随行秘书兼黄埔同学会秘书,南京军事学院政治部主任。1928年10月,任军委四川军区中将专员。1929年任组织部部长。1931年任群众运动指导委员会委员、组织委员会书记。新中国成立后,曾扩情被人民政府赦免,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员。当然,这是后话。

1931年,曾扩情读了滕杰的意见后,大为赞赏,并立即与滕杰开始行动,到处联系同路人,为秘密社团做准备。并且立刻和滕杰开始行动,到处联系同道,为秘密社团做准备。

1931年9月至10月,曾扩情、滕杰两次在南京以“聚餐”的名义秘密联络多名黄埔毕业生,成立了李星学会的前身——“护国救国筹备处”。筹备处设在南京二郎庙街的康泽医院,也是后来复兴社骨干康泽的住处。在这里,我想提一下复兴社和三清青年团的创始人,黄埔三期毕业生康泽。1931年,康泽在南京,以行医的名义蛰伏。

筹备处成立后,滕杰担任筹备处秘书,主要负责联系全国各地的有关组织和会员。滕杰的妻子陈其坤担任助理秘书,负责筹备办公室的日常事务。

陈其坤,一个听起来有些陌生的名字,也是李星社会的“元老”,一个被历史湮没的女人,一个被一些学者戏称为“圣人”的女人。在金庸笔下的笑傲江湖,还有一个“圣人”,那就是被称为“圣人”的任盈盈。陈其坤“圣人”的圣人,很大程度上不能等同于圣女贞德的圣人,而应该等同于任盈盈的圣人,即资格老、作风正、立场坚定。

陈其坤能成为“圣人”主要是因为她是滕杰的妻子。滕杰在回国之初非常绝望。陈其坤不仅没有抛弃他,还做了他唯一的支持和依靠,唯一的观众和知己。从某种意义上说,陈其坤对滕杰的坚定支持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李星社会的建立。陈其坤英年早逝,使得她在史料中出现的频率很低。但是,陈其坤在一定程度上引导了许多李星社、复兴社以及后来的军事官员的政治取向。

毕业于普通职校的陈其坤,是一个比常人眼光更长远的知识女性。她关心个人利益,也关心国家和社会的未来。但她的见识、眼界和判断力都是有限的,对很多事情的认识也是一知半解,所以她就不加选择地支持丈夫滕杰的“事业”,这也就影响了后来一大批复兴社甚至军界人士的意识形态。

在准备成立合作社的人当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就是命令回国的贺,黄埔东京同学会的负责人。此时,刚从日本明治大学留学归来的何,担任陆军/海军空总司令部政治宣传部部长。正是因为他的积极配合,筹备处的日常办公才不至于太紧张和寒酸。

有意思的是,虽然在筹建莉莉社的提案中,大家都把蒋介石当成了莉莉社的领袖,但是从1931年滕杰回国到1931年底蒋介石暂时退休,作为莉莉社领袖的蒋介石对莉莉社的筹备工作一无所知。直到1932年1月中旬,蒋介石从他的侍从秘书邓文仪那里得知,一个以他为领袖的社会正在形成。没有人会认为自己有很多粉丝,蒋介石也不例外。蒋介石听说后喜出望外,要以邓的名义给送一封密函。这封密函的主要内容是告诉滕杰等人,蒋介石非常赞赏他们准备创办合作社。

这里,还有一个人需要解释,那就是邓文仪。他虽然只是蒋介石的扈从秘书,却有着不平凡的历史。邓文仪于1905年12月18日出生于湖南醴陵。1925年毕业于黄埔一期,后就读于莫斯科中山大学。他是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李星学会成立后,邓文仪担任李星学会秘书,后成为复兴会“太平洋十三保”之一。

在蒋介石要求以邓的名义给送去一封密函后,蒋介石于1932年1月重返南京政坛。回到政坛后,他立即召见了、、何等人,认真听取了他们办社的准备情况,并对他们的工作表示“满意”。在这次召见中,滕杰、何、一直称蒋介石为“领袖”,这也让蒋介石很受用。

这一呼吁的参与者康泽在他的著作《复兴社会的起源》中详细描述了这一呼吁。据说蒋介石当时痛心疾首地告诉他们:“日本帝国主义压迫我们,又闹事了,我们党的精神完全没有了。各省市党部被围被打,连党部和南京国民政府也被围;我们的党毫无力量,我们的革命注定要失败!我们的好学生都死了,你也没用了。我们的革命会失败!….. \”他说完,满屋子都是,大家都无言以对。然后,会议散了。

这个传唤一个月后,正当康泽等人快要绝望的时候,蒋介石通过邓文仪通知了滕杰等人,命令他们召集所有筹备处人员,于3月4日到蒋介石官邸谈话。

3月4日至6日,蒋介石连续三夜与李星学会有关人员开会,认真听取各筹备处工作人员的发言,并在会上作了总结发言。

3月7日上午,蒋介石再次召集筹备处全体人员,告诉他们“知难而行易,知止李智”,并命令所有与会人员根据这句话写一篇文章。

3月8日,蒋介石在筹备处仔细审阅了大家提交的文章后,对大家表现出的忠诚和崇拜大为欣慰。心情愉快的他把筹备处筹备的组织简称为“三民主义实践社”,然后亲自主持了这个组织的宣誓和成立仪式。李星学会,即后来的童军,正式登上了民国的政治舞台。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