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武警指挥学院

他曾经是穿着“橄榄绿”的军人,现在是穿着“藏青”的警察;他曾经为国参军,但现在他是从警为民。从军13年,从警28年,59岁的他,从部队到警察,从青涩到青涩。改变的是他的身份和色彩,不变的是他的初心和使命。

廊坊武警指挥学院

孙,男,1964年9月出生,党员,1982年服役于武警部队,先后就读于沈阳武警指挥学院和廊坊武警指挥学院。1995年起从部队转业到公安队伍,现为锦州市公安局凌河分局津铁派出所民警。59岁,从警28年。岁月带走了他的青春,加深了他的容颜,却把他的初心打磨得更加明亮和坚定。他用满腔热血和无限忠诚,诠释了“人民公安为人民”的使命。

走进近铁派出所,依然能看到奔跑在一线的忙碌身影。除了每天接受警务工作,他还和年轻的办案民警一起分析研判案件,看守嫌疑人,参与接下来的审讯工作;他还经常主动下到社区调解社区居民矛盾纠纷,排查治安隐患,同时进行防骗宣传。他积极转换角色,从公安到刑事,再到社区。近铁派出所的民警没有一个人想到,这个长期加班加点的孙同志,今年已经59岁,明年即将步入退休。孙说,目前,公安工作形势日益严峻,研究所人手严重不足.无论年龄多大,在大事交错、急事难迭的情况下,我都不会缺席任何工作。这其实并不高大,却在人们心中展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把忠诚的警魂烙在了灵魂的,把坚定的党性刻在了心灵的最深处。

我的耳朵冻僵了,但我的心依然坚强。

不服输,不怕累,不等不靠,这是同事们对孙的共同印象。基层派出所是一个没有白天黑夜和节假日的岗位。持续的高强度工作量让很多年轻人难以承受,但年近60岁的孙一忙起来,就像一头勤奋的“老黄牛”。很多年轻警察都跟不上他的步伐。

2021年10月的一天,孙突然觉得眼睛不舒服。去医院检查后发现,他常年熬夜,工作繁重,左眼因过度劳累患上了眼睑囊肿。手术后,医生反复叮嘱他需要静养静养,研究所里的领导甚至让他回家好好休息休养。但第二天一早,戴着眼罩的孙来到了研究所。还没等同事开口劝他回家休息,他就说:今天轮到我值班,我也不能闲着,但我也不能一眼看到。戴个眼罩就行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他说什么闲着没事,就是怕大家担心。他真正担心的是办公室的警务工作繁重,人手不足。他不忍心看着同事们因为人手不够而更加忙碌,也不放心办公室里的年轻人。他戴着眼罩,坚持工作,但同时也不忘继续传授年轻人经验。研究所的同志也很关心他的健康,经常劝他回家休息,但他一直没有退缩。就这样,大家渐渐习惯了老孙每天戴着眼罩。两个月后,直到摘下眼罩的那一天,他每个工作日都没有缺席过。

对父母要有说服力和善意。

他像对待老父亲一样对待研究所里的年轻同志。工作中,孙经常给年轻同志讲这句话:“工作可以慢一点,但业务一定要扎实可靠;如果有重重困难,那就翻过许多山。回头看看路,那些沟坎坎都不是问题。”

每当所里有新来的民警,孙都会以身作则,告诉新来的年轻民警如何处理警情,如何解决问题。因为有很多警察住在外地,孙在春节和节假日都会主动请假,让年轻人回老家过年。对此,他总是说:我是本地人,年纪大了,不在乎过年过节。你们年轻人一年到头见不到父母,过年过节一定要回家团聚。也就是说,孙经常在除夕夜的时候在研究所值班。然而,研究所的许多同志并不知道,孙的儿子,常年在上海工作,每年只能回家和父母一起吃年夜饭。

忠于职守,除恶务尽。

“小案不可小觑,小案不小。小案子做好了,才能保民生,暖人心。”这是孙在处理民生小案时一直坚持的工作原则。

像往常一样,刚值完夜班的孙子在回家的路上逛到了宝石广场。当他走到广场时,发现广场上排水沟上方的金属护栏全都不见了。每天都有许多老人在广场上散步和跳舞。出于对居民出行安全的担忧,他立即找到广场管理方,告知情况的危险性,要求其立即整改。但是广场的管理人员告诉老孙,这些缺失的金属护栏不是他们做的,广场内也没有施工排水系统。管理层对此事也很不解。凭着多年的工作经验,一听就发现了端倪。于是,刚刚结束24小时值班的老孙没有丝毫懈怠,立即回到派出所,查看了周围30多个摄像头几十个小时的所有监控视频。最终,在对线索的细致观察和分析下,成功确定了嫌疑人的具体身份和作案手法。随后,老孙画出了嫌疑人的作案路线图。经过12个小时的蹲守,警方成功抓获了半夜上网的犯罪嫌疑人。

执法办案、抓捕讯问、矛盾化解、执勤准备、法制宣传、巡逻防控、反诈骗宣传、疫情防控,这一切,都离不开孙半生的警营生涯,形成了他28年的警务之路。时光消逝,斑白的头发和皱纹刻下;誓言天长地久,那么灰鬓有什么危害呢?

从迷彩到紫蓝色;从新警察到老警察;从青发到白发,肉眼可以看出孙外貌的变化,但他的初心从未有丝毫改变。在部队服役13年后,军营把他锻炼成了钢铁。从警28年,警营让他更有责任感。忠诚是发自灵魂深处的坚定信念,是不被任何力量动摇的顽强坚持。那一抹紫蓝色也变成了永不褪色的耀眼光彩。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