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学

什么是教育?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保持必要的无知。保持这种无知会鼓励我们不断尝试。

对“什么是教育”的质疑

什么是教育?这是教育学之初的问题,也是教育思维中不可回避的问题。人们往往把教育看作是一种有意识、有目的、有计划的文化传播活动。然而,教育真的只是文化传递吗?

多年来,我一直从事儿童哲学和儿童精神哲学的研究,发现游戏是儿童自发开发自身潜能的活动。游戏是幼儿生活、学习和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游戏反映了儿童成长的自然目的、自然意志和自然规律,是儿童天然的兴趣和需要。游戏是孩子自我教育的过程。由此可以发现,教育不仅仅是成人有意识、有目的、有计划的文化传播活动。这意味着我们有必要继续追问“教育是什么”。

“什么是教育”的探索

卢梭在《爱弥儿》的序言中说,过去的教育是建立在成人所知道的基础上的,而没有考虑儿童能根据自己的能力学到什么。相反,卢梭的教育是从研究孩子开始的。他认为完整的教育由三部分组成。\”我们每个人都受到三种老师的训练.\”“我们要么受到自然、人或事物的影响。我们天赋和器官的内在发展是自然教育;别人教我们如何利用发展,是人的教育;我们在影响我们的事物中获得良好的体验,这就是事物的教育。”成功的教育需要三者的协调,因为自然教育完全不受人的控制,所以人的教育和物的教育要和自然教育一致。自然教育其实是孩子身心的自然成长和内在发展,是孩子的天性,是童心本身,是人性本身。人的教育只有用自然教育才能叫人的教育,否则就不能叫人的教育。卢梭的思想可以说是现代教育学的理论核心。如果忽视这一点,教育学就不是现代教育学。

“发现儿童”教学法

教育学为什么要发现和研究儿童?卢梭认为,人和物的教育应该与自然教育相一致,自然教育是指指导儿童成长的自然目的、自然意志和自然规律。教育要和自然教育一致,其本质是教育要跟着孩子走。正因为如此,卢梭的《爱弥儿》实现了对儿童的发现,也因为卢梭对儿童的发现,卢梭的教育学成为名副其实的跟随儿童的教育学。儿童的发现必然导致现代教育学的诞生。“教育学要发现和研究儿童”的观点,在儒释道中都可以找到。比如《中庸》中说“天命之性,性情之性即道,修养之性即教”,这可以看作是现代教育学最简单的纲领,“性情”二字是现代教育学体系的关键词。东北师范大学附属小学魏昱教授团队提出的“自发教学/教育”充分体现了教育学对儿童天性的尊重。程雪勤领导的浙江安吉游戏也是中国传统哲学和民间思想滋养下的现代教育学成果。

虽然教学也要研究知识、道德、审美、技能等文化世界的内容,但这些文化世界的内容一旦进入课程,就必须以儿童的研究为基础,必须尊重儿童的兴趣和需求,必须转化为儿童的逻辑、儿童的心理、儿童的生活,必须成为儿童世界的东西,才能被儿童接受。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毁掉无价而珍贵的童年。

教育学一刻也离不开孩子的学习。

(作者是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中国教师报》2022年1月19日第12版。

作者:刘晓东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