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计基础电子书 会计电子版教材免费

中医药古籍整理、保护和利用研究取得显著成效。

古代医书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健康中国努力)

会计基础电子书 会计电子版教材免费陈仁寿受访者供图

日前,《中医宝典》第一批图书发布,引起了社会各界对中医古籍的关注。那么,当前中医古籍整理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是什么?未来,如何更好地开展这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历史性工作?本报记者采访了江苏省政府参事、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文献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陈仁寿。

中医古籍整理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良好机遇

记者:目前中医古籍整理的整体情况如何?

陈仁寿:中医古籍是中国古代文献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以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中医药的“传承”和“完整”。各级有关行政部门和专家学者积极组织和参与中医药古籍整理、保护和利用的研究,取得了显著成效。

“十三五”期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组织完成了“中医药古籍保护与利用能力建设”项目,编纂出版了406部重要中医药古籍;文化和旅游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组织编写《中医文集》,大部分中医药院校参与其中。加上此次亮相的第一批图书,预计影印出版的中医古籍将超过2200种。每年都有国家和省级新闻出版管理部门批准的中医古籍整理项目,各大出版社出版了大量的中医古籍单行本和丛书,为中医药的传承和创新提供了丰富的文献资源。

可以说,中医古籍整理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良好机遇。

沉浸在古籍原著中,挖掘精华,寻找灵感。

记者:中医古籍出版的盛况是否表明其利用价值已被广泛认可?

陈仁寿:对。与现代医学不同,中医的学术精髓主要蕴藏在大量的古籍中。虽然我们从古代医籍中挖掘和梳理了大量的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并运用到现代中医的教育和临床中,但这些远远不能反映出历代医学家对中医学术内涵的全面而深刻的理解。为此,我们必须沉浸在古籍原著中,不断挖掘精华,寻找灵感。

青蒿素的发明是深入研究经典医书的最好例证。晋代葛洪《肘后备急方》中青蒿“绞汁”的方法,启发了屠呦呦的科研思路,成为成功发明的关键点。受此启发,许多中医研究者开始从古代医书中寻找灵感和思路,开发新的方剂和新药,如治疗新冠肺炎的“三药三方”,均来源于古代医书中的经典方剂,研究者对其作用原理的解释主要依据古籍的相关记载。这种方剂不仅可用于治疗新冠肺炎,而且为治疗各种疾病提供了新的方剂。

记者:换句话说,古代医书在今天仍然有指导意义?

陈仁寿:确实如此。在临床诊疗用药中,很多医生不满足于现代中医课本上的知识,还要从古籍中寻找治疗思路和用药规律,以便更有效地治疗各种疑难杂症。例如,近年来,一些医生从古籍中寻找腹泻、水肿、咳嗽、淋巴结核、头晕、失眠、夜盲症等疾病的治疗思路,分析古代医生的辨证论治思维和用药规律,加强对疾病的认识,为提高现代中医的临床疗效提供新的思路和方法。

而且有学者从古籍中梳理了中医流派的传承和教育,以传统的人才培养思维和模式为现代中医教育提供了新的借鉴。中医领域读古书、学经典、做临床的风气和风气也在滋长。可见,中医古籍的内容对当代中医的科研、临床、教育都有启发作用,因此得到了广泛的重视和研究。

各领域专家协作开展中医古籍研究。

记者:随着新技术、新理念的出现,当前中医古籍整理有哪些亮点?

陈仁寿:近年来,关注和研究中医古籍的专家不再局限于中医领域。许多研究语言、历史、图书情报、文献学的专家学者开始关注中医古籍中的文字校勘、史料整理、图书管理、版本目录等内容,并形成了新的研究热点。

比如,很多社会医学史专家深入中医古籍,挖掘中国历代医学社会史史料,总结出新的理论和观点;敦煌古籍中有很多古代医书。许多专家对敦煌古医籍进行了整理和校勘,取得了许多新的研究成果,出版了一批敦煌医籍考证专著。

中医古籍的电子化处理和数据库建设也是近年来的研究重点,方便读者更快捷地查阅文献。古籍电子化和数据库有两种,一种是将古籍全文输入并转换成现代的电子书或数据库,另一种是通过扫描古籍全图生成电子书或数据库。

近年来,各地图书馆的古籍部,包括各中医药大学的图书馆,都对中医药古籍进行扫描,建立数据库,然后发布到图书馆的网站上,供学习和研究者查阅检索。这些古代医学书籍的电子和数据处理需要计算机专业人员的参与。

各领域专家合作开展中医古籍研究,从多个角度挖掘相关学科知识,丰富了学术内涵,扩大了利用范围。同时也使中医古籍的阅读和检索变得非常方便,促进了中医古籍精华的传播和传承。

分批组织出版,实现“精挑细选、精注、精译、精评”

记者:接下来,如何继续推进中医古籍整理工作?

陈仁寿:首先,加强对古籍整理重要性的宣传。吸引更多的人学习和参与古籍整理和研究,积极引导古籍收藏单位和个人为古籍的查阅、复制、整理和研究提供服务,形成人人关注古籍、重视古籍、支持古籍整理的局面,使中医药古籍在中医药“精粹传承、完整创新”中发挥作用、做出贡献。

其次,制定古籍整理的相关章程。比如要求公共图书馆重视古籍的收藏、修复和展示,尽量将古籍扫描内容分享到网上,方便查阅。支持中医古籍整理出版,古籍收藏单位应当为科研出版需要查阅、复制中医古籍的科研人员提供便利,双方应当积极配合。研究者在发表古籍整理成果时,应当注明原书出处,并署名提供咨询和咨询协助的工作人员。

对私人收藏中医古籍应制定相关政策,积极鼓励和引导名医后代向图书馆捐赠古籍。图书馆也可以通过购买的方式回收,整理修复。捐赠古籍较多的名人,可以在图书馆设立古籍收藏室,并给它一个称号。如南京中医药大学图书馆的“健斋自习室”就是以国医大师甘捐赠的医学书籍为主要馆藏而建。另外,对于市场上流通的私人古籍,需要购买的单位要制定相应的财务制度,方便购买。

第三,不断提高古代医籍的校勘质量。中医古籍整理出版应始终确立质量第一的原则,严格控制书目选择、出版项目、校勘人员确定、校勘注疏、编辑定稿等每一个环节,确保中医古籍的出版质量。

同时,根据现有资源和人力资源,建议对中医古籍的学术内容和学术价值进行评估和分类,分批出版。一是整理重点古籍,慢工出细活;整理完非重点古籍,雕琢出精品,才能达到“选、注、译、评”的目的。

鼓励中医等学科增加古代文学教学内容。

记者:在培养古籍整理人才方面,应该如何发力?

陈仁寿:为适应中国古籍整理的需要,应大力培养具有扎实的古代汉语基础、历史学、社会学、文字学知识和中医学术背景的人才。

去年,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印发《关于推进新时代古籍工作的意见》,提出“鼓励在文史哲中医药等相关学科教学中增加与古籍相关的教学内容,鼓励有条件的高等学校开设既有民间又有中国古籍的古籍相关学科”。

在这方面,有些学校做得很好,在中医本科教学中长期开设中医文献学课程。中医文献学应纳入中医专业学生的必修或限定课程,培养学生阅读和整理古籍的能力。在中医院校,还可以开展一些与古籍整理相关的活动,如抄写古籍、诵读经典、传播碑刻、制作线装书、雕版印刷等。,使学生走近古籍,认识古籍,热爱古籍,对古籍产生浓厚的兴趣,进而树立从事中医古籍整理的志向。

为了培养具有较高编校能力的人才,中医药院校应重视中医医史文献学科和学位点的建设,这是培养中医古籍整理人才的重要基地,是承担中医古籍整理工作的主要阵地。目前,该专业毕业的研究生正在成长为整理中医古籍的主力军。同时可以不定期开设培训班,举办相关学术交流,不断提高中医药古籍整理人员的编校能力和水平。(记者熊健)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