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照耀中国的第一个中文译本定名为

一本书的影响力有多大?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和他的《西行漫记》(又名《西行漫记》)享誉世界,因增加了人们对中国和中国革命的了解而被历史铭记。直到今天,这本书仍然是人们了解现代中国的必读书。

1928年,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来到上海。在中国,他遇到了宋庆龄和鲁迅。1936年6月,斯诺和乔治·海德姆(即马·海德)一起冲破重重封锁,以“冒着洋人脑袋的危险”的勇气,经xi安到达陕北,冒着枪林弹雨,进入陕北苏区,成为第一个在“红色中国”采访的西方记者。\”中国人是什么样的人?\”“中国的苏联是什么?”\”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军事和政治前景如何?\”带着这些疑问,斯诺来到了陕北苏区。

7月初,斯诺在白家坪接见了周恩来同志,周恩来同志亲自为他拟定了92天的视察日程。7月中旬,同志在保安县(今志丹县)会见了斯诺。随后,斯诺前往陕北苏区的红军前线部队采访,采访了彭、徐海东等多位红军将领、普通士兵和农民。10月初,斯诺回到保安队,然后和同志谈了10多天。10月底,斯诺回到北平甲厂胡同13号的家中,结束了历时近4个月的“教育与体验、学校与旅游”的采访,开始了《红星照耀中国》的写作。

在《红星照耀中国》中,斯诺真实地记录了他在陕北苏区的所见所闻,公正恰当地描述了中国领导人、红军将领、士兵、农民、牧民、工人、共青团员和少先队员的战斗、学习和生活。《红星照耀中国》的核心内容是第四部《一个员的起源》(即《自传》)和第五部《长征》。这部自传是唯一一部由同志亲自修改的自传,是以第一人称口述的。读起来生动、自然、感人。斯诺说:“的生活史是整整一代人的丰富横断面,是了解中国国内动向的重要指南。”关于长征,斯诺认为:“这次大规模转移是历史上最大的武装巡回宣传”,“总有一天会有人把这一切激动人心的史诗远征记下来”。

红军的严明纪律给斯诺留下了深刻而难忘的记忆。他花了很多时间记录他的“红军旅伴”的精彩故事:“我们在山上走过一簇簇野杏树时,它们突然散开来摘野杏子,满满一口袋,总有人给我带回一把。当他们离开时,他们像一阵强风一样排队,匆匆赶路,以弥补失去的时间。但是当我们走过私人果园时,没有人碰里面的水果,我们在村里吃的粮食和蔬菜都是照价支付的。”

在长达4个月的采访中,斯诺了解到,红军的优越性在于统帅部完全有能力培养人才,锻造政治信念、军纪和必胜意志,“是战斗中唯一相信自己是为了某种目的而战的一方”,红军“有一点是白军无法效仿的,那就是他们的‘革命意识’,这是他们保持战斗精神的主要支柱”。在王宇县红军前线,斯诺听了一堂红军的“政治课”,分析了在场的62名红军战士的成长情况。斯诺非常钦佩“红孩子”的精神面貌和战斗精神。他感慨地写道:“他们有耐心,勤奋,聪明,努力学习,所以当你看到他们的时候,你会觉得中国不是没有希望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没有青少年。中国的未来寄托在少先队员身上”。

在《红色中国》的日日夜夜,斯诺大开眼界,彻底改变了他对“国统区”中国的认识,消除了他的疑虑。他诚恳地写道:“我错了。中国的农民不是被动的,中国的农民也不是懦夫。只要有方法,有组织,有领导,有可行的方案,有希望——有武器,就要打。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证明了这一点。”后来他在中译本《西行漫记》的序言中说:“从字面上说,这本书是我写的,这是真的。然而,在最现实的意义上,这些故事是由中国的革命青年创造的,他们写的…用清澈如泉水般的话语,解释中国革命的原因和目的…从这些对话中,读者可以窥见让他们战无不胜的精神、力量、欲望和热情——这一切绝对不是一个作家创造出来的。这些都是人类历史本身丰富而灿烂的精华。”

它树立了非小说写作的光辉典范,并“标志着西方了解中国的新时代”。

20世纪30年代,《红星照耀中国》不同中译本出版后,吸引了成千上万的青年从四面八方来到革命圣地延安。1941年,斯诺在《为亚洲而战》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战争打响后,我每到一个地方,哪怕是最意想不到的地方,总有一个年轻人肋下夹着一本书《西行漫记》,问我怎样才能进延安学校。”1944年,他在《红星照耀中国》第二版序言中自豪地说:“据我所知,写关于中国的外文,对中国年轻一代的政治思想有相当大的影响。这本书可以说是唯一的一本。\”

红星照耀中国,照耀世界。斯诺向世界展示了中国领导的抗日革命根据地的真实情况,展示了中国的光明和希望,给世界人民带来了反法西斯斗争的信心和力量。他描述“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发现,就像哥伦布发现美洲一样,是震惊世界的成就”,“标志着西方了解中国的新时代”。

随着这本书在西方的畅销,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声援中国抗战、联系中国人的新浪潮。在它的号召下,许多仁人志士和国际主义者纷纷效仿斯诺来到中国。他们中有献身于中国革命的加拿大医生白求恩和印度医生柯棣华,也有记者、编辑、作家、教授和外交官,如海伦·斯诺、史沫特莱、爱泼斯坦和索尔兹伯里等等。

斯诺坚持真理,以他坦率的国际主义精神和讲真话的品格,他的作品犹如火种,给人以温暖和光明,照亮世界,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考验。美国作家索尔兹伯里说,《红星照耀中国》改变了美国乃至世界报告文学的写作标准,树立了非虚构写作的光辉典范。80年来,《西行漫记》被翻译成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日本、蒙古、荷兰、瑞典等数十种语言,成为政治学家、历史学家、作家和读者爱不释手的经典读物。

《红星照耀中国》也改变了斯诺的生活。一个想在中国只呆六周的美国青年,后来成了一名在中国生活了13年的优秀记者。斯诺深深地爱上了中国,并与、周恩来、宋庆龄和鲁迅建立了深厚的友谊。1972年2月15日,在尼克松访华“破冰之旅”前夕,斯诺在日内瓦郊区的艾辛村去世。尼克松赞扬了生病的斯诺,并对斯诺“长期而杰出的职业生涯”表示钦佩。斯诺去世前留下遗言:“我爱中国。”根据斯诺的遗愿,他的部分骨灰被安葬在他曾经任教的燕京大学校园(现北京大学未名湖)。总统发来唁电:“斯诺先生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他一生为增进中美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进行了不懈努力,做出了重要贡献。他将永远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作者为出版社副总编辑丁小平)

来源:人民日报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