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学朗读作文女同学害羞脸红

斗鸡眼

听到这三个字,胡茬子脸男人本来就够大的眼睛更大了。然而这一次,他没有盯着林蓉的胸口,而是凶光闪闪地盯着牛根生,那眼神足以杀人,仿佛要把牛根生生吞活剥了。

原来长胡子的人眼睛有点别扭。看人的时候,双眼都有不同程度的斜视。虽然像斗鸡眼,但是比斗鸡眼轻。

然而牛根不知道的是,他的斗鸡眼,却彻底激怒了满脸胡茬的男人。可以说他是在戳那个满脸胡茬的男人的心。要知道,在平时,斗鸡眼是满脸胡茬的男人最忌讳的字眼。

“臭小子,你竟敢嘲笑老子?我他妈的不想废了你。”一怒之下,大胡子明显失去了理智,边喊边咒骂,并举起拳头冲向牛根生。

而这,虽然是牛根最想看到的。

牛根盯着那个满脸胡茬的男人。现在基本掌握了飞针的要领,只是练的少了一点。所以他在寻找机会,只想一击命中,因为此时他手里只拿着一根飞针。

这也是牛根上仅剩的一根。

从小旅馆回到家后,牛根把之前藏起来的飞针全部拿出来,用来练习。下午,当他跟着林蓉时,他很匆忙。追他出家门的时候,他不记得拿了一些飞针藏在身上。就剩这一只了,还是牛根准备练飞,没飞起来就顺手跟着林蓉去了。

再说谁能想到,在跟随林蓉回来的路上,正好遇到一个满脸胡茬的人,手里拿着飞针,这也是为什么牛根之前看到一个满脸胡茬的人把林蓉推倒在地,牛根强忍怒火,没有直接和满脸胡茬的人算账,而是想尽办法和满脸胡茬的人单挑。

这个航班不能错过,所以牛根特别谨慎。

想着飞针的要领,想着练飞针的场景,牛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扬起拳头冲向自己胡茬的人,寻找最合适的机会,将手中唯一的飞针放飞。

机会终于来了!

就在大胡子准备冲向牛根的时候,他的拳头越举越高。当他想到要打牛根的时候,牛根果断出手了。这个时候,无疑是大胡子最放松的时候。

下一刻,大胡子男人突然僵住,笑了起来。

上次在看守所,牛根想飞进强哥的笑洞,结果却飞进了哭洞。这一次,牛根飞进了满脸胡茬的男人的笑洞里,显然成功了。

但即便如此,牛根也不敢怠慢他。他立刻上前,满脸胡茬地踢了他的裆部。

“呵呵…哦…哈哈……”

笑声伴随着一声尖叫,满脸胡茬的男人用手捂着裤裆,眼珠子都瞪出来了。那是一脸痛苦,但他不得不继续笑。

胡茬子男的五六个弟弟看到这一幕,都大眼瞪小眼,一脸不解。他们当然不理解,但是为什么他们的老板被牛根生踢到裤裆的时候他们还会笑呢?

众所周知,牛根刚才那一脚并没有使尽全力,也就是说,他并不想当场踢那个留着胡茬的人。如果他想让留胡茬的男人头晕,以前飞针的时候,飞进留胡茬的男人睡觉的穴位就好了。

其实牛根早就打算这么做了。上一次,牛根在看守所用飞针放飞了赵金亮。要不是牛根和赵金亮事先约定,强哥及时劝说,牛根在赵金亮肯定会被那些小弟围攻。

这次没有上次好。没有约定,自然不提会有人出面劝说。更何况牛根的手在飞了那个满脸胡茬的男人之后,已经没有飞针了。这时候如果脸上留着胡茬的那个人的五六个弟弟反应过来,再打牛根就不好了。

老话说得好,先抓小偷!

所以牛根这次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打算先控制住大胡子,然后用他做人质牵制住自己的五六个弟弟,再找机会脱身。

这也是牛根没有两次打晕大胡子的原因。不然当他被挟持的时候,还得被拖着,会这么累。

在大胡子男人的五六个弟弟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按照想了很久的,牛根先用胳膊掐住大胡子男人的脖子,把他控制住了。

“臭小子,想干什么?放开我们老板,否则,你们这帮人就杀了你们。”一个弟弟威胁道。

“对,够了,放开我们老大,如果你们敢对我们老大怎么样,你们两个……”

还没等另一个小弟说完威胁的话,牛根毫不犹豫的猛挥一拳,直接打在了大胡子的鼻子上,然后故意在大胡子的五六个小弟面前挥舞拳头,冷笑道:“你看,我的拳头也不是吃素的。如果你还想看你老板挨打,就冲上去。如果是大事,我就杀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牛根乐拉紧了满脸胡茬的男人的胳膊。

满脸胡茬的男人欲哭无泪,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还被牛根打了一下,脖子也绷紧了。他郁闷不用说,心里顿时凉了。

看到牛根把他们的威胁当成扯淡,大胡子的五六个弟弟这次是真的不敢碰了。本来对他们来说,老板不哭不笑被牛根踢到裤裆已经够奇怪的了。现在看到牛根,和他们不一样,只会耍嘴皮子,真的动起手来。他们也感到害怕。

最重要的是他们老大还在牛根手里。即使他们的老板事后给他们找麻烦,他们也有借口。

“所有人双手抱头,趴在地上不要动。”想起电视上警匪片里警察抓罪犯的场景。牛根现在正在学习使用。不用说,真的是那样。大胡子的五六个弟弟听到后,都像牛根说的那样,头捂着头蹲在地上。

“小牛,他怎么了?”看到那个满脸胡茬的人被牛根打了一顿后没有哭反而笑了,林蓉心里充满了疑惑。只是之前情况紧急,她又不想分享牛根的神,就一直忍着,所以不敢问。现在牛根已经制服了他脸上的胡茬和别人的胡茬,她再也忍不住了,低声说:“他被打了,怎么不哭,反而笑了?”

牛根放飞银针的动作非常隐蔽,由于天气原因,即使在牛根身后,挨着牛根的林荣也没有注意到。听到林蓉的问题,牛根撇着嘴,故意提高了声音。他笑着说:“老板,有事没事大家都喜欢。既然他要装,就让他装吧。”

假装?

听到牛根这么说,不仅是林荣和那个满脸胡茬的男人,还有那五六个双手抱头,满脸胡茬蹲在地上的弟弟,脸都黑了。亲爱的,如果你想当老大,连这点力都可以装,那这个老大就不当了。

最痛苦的当然是满脸胡茬的男人,因为他真的是装的吗?除了牛根生,只有他能亲身经历。

“还有,你怎么会在这里……”

“嫂子,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林蓉想再问一遍,但牛根打断了她。她认真地说:“反正村口就在前面不远。要不,嫂子先回去吧。我想再问他们几个问题。等我回来再告诉你,好吗?”

“问题?”林蓉问:“有什么问题?”

“这个……嫂子,你还是先回去吧,等我问完了再一起告诉你。”牛根生支支吾吾。

“好吧。”看到牛根不想谈这件事,林蓉没有再问,点点头,转身离开了。然而,走了几步后,林荣突然回头对牛根说:“小牛,你小心,我…我等你回家喝汤。”

说完,没等牛根生说话,林蓉红着脸,一路小跑回了村里,这是正常的照顾,林蓉也不知道,她完了咋会脸红呢?

林蓉走后,牛根马上拔掉了满脸胡茬的男人笑孔上的飞针。满脸胡茬的男人是这些人的老大,最懂。牛根要问,自然要问他。

而牛根的下一个问题是关于牛芬和那个叫赵艳梅的女人。林蓉并不知道牛粉有外遇,所以牛根特地请林荣贤回家,方便他接下来的问话。

“啊!”但就在牛根张嘴要问那个满脸胡茬的男人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痛哼。听痛哼声的方向不是村口,而是回村的方向。

而且从声音判断,牛根听得出来应该是个女人的声音。

会是谁呢?

牛根皱着眉头,回头看向村子。

这时,虽然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但因为那女人离牛根还有一段距离,牛根一遍又一遍地盯着看,只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好像是脚扭伤了,一瘸一拐的,还伴随着痛苦的。

“是她吗?”虽然只是痛苦的咕噜声,牛根还是想起了一个女人。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